快捷搜索:  as  one piece  as and x=y  as`

我就是豪门

“赵毅,今晚聚餐,你去不去?”说完这话,王浩又自打了两个嘴巴子,一脸歉意的继承说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你看我这嘴,赵公子从来不介入费钱的聚会,我竟然把这件工作给忘了。”

当王浩说完这番话之后,其他几个同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赵毅,着实聚一次餐而已,用不了几个钱,你不会这么穷吧。”

“是啊,也没让你宴客,AA制,你还怕吃穷了自己?”

这件工作是王浩有意挑起来的,可他现在又做出一副袒护赵毅的样子,对其他人说道:“你们可不能这么说赵公子,据说赵公子连坐公交的钱都省着,天天走路上放工,多低碳,多环保啊。”

说完,王浩拍了拍赵毅的肩头:“赵公子,你的这种精神,值得我们进修啊。”

赵毅噌的一下站起家,他可不是什么穷苦人。家里富可敌国,只是由于家族的规矩,二十二岁之前必须要过通俗人的生活,美其名曰先苦后甜。

苦你妹啊!

想到这件工作赵毅就来气,明明是个有钱的主,偏偏要装孙子被人欺压,而且本日的工作还只是人生中的冰山一角而已,从小到大年夜,受过的白眼不知道有若干。

赵毅很想爆呵一声老子是朱门,可立马就灰心了,还有几天呢,咬咬牙把这几天光阴熬以前再说。

这些赤诚,今后必定要越发奉还。

看着赵毅从新坐下去,王浩歧视的看了一眼,废料便是废料,被他这么挑衅,居然还不生气,真是窝囊到极点了。

可是上头有交卸义务,必须要想个法子把这家伙解雇才行啊。

“赵毅,不是我说你,你来公司这么久了,聚会一次都没有去,跟同事之间的关系也生分,这样下去可不是法子啊,要不干脆这样,本日你宴客吧。”王浩又是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教导着赵毅。

赵毅心中冷笑,这个嘴抹蜜饯,心思歹毒的狗器械,摆明是想给他难堪。

“照样说,你看不起我们这些同事?”王浩冷笑道。

“王浩,你别一副古里古怪的样子,你什么心思,我很清楚。”赵毅目不转睛的盯着王浩。

赵毅的辩驳便是王浩的时机,当即就怒了:“赵毅,我可是为了你好,你别不识抬举。”

“为我好?”赵毅冷冷一笑:“你除了想坑我一顿饭,还有其他的目的吧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目的,我不过是想让你跟大年夜家打好关系而已,我们可是同事。”王浩眼神里闪过一丝慌张。

这时刻,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朝着赵毅走来。

看到她的时刻,赵毅眼神一柔。

她叫吴梦婷,是赵毅的女同伙。

纰谬,准确来说,应该是前女友,由于两人已经分别几天了。

吴梦婷瞪了一眼王浩,心想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,真是个废料。

“梦婷,你……”

“别叫得这么亲热,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。”吴梦婷神采酷寒的看着赵毅。

赵毅讪讪一笑:“对不起,我不理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这样叫你。”

在赵毅眼里,吴梦婷只是跟她闹性格而已,肯定很快就能够合好。

“赵毅,你还无邪的以为我会跟你合好吗?你别做梦了,我是来奉告你,你被公司解雇了。”吴梦婷一脸嫌弃的说道。

解雇?

赵毅懵了!

虽然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可有可无,而且他在这里最主要的缘故原由,也是由于吴梦婷,可无缘无端被解雇,照样让他想不通。

“为什么?”赵毅困惑的问道。

吴梦婷冷冷一笑,也不怕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赤诚赵毅,直接说道:“由于我不想跟你在一路上班,哪怕我想到曾经跟你在一路,我也感觉恶心。”

赤裸裸的赤诚,而且照样在这么多同事的眼前,赵毅脸颊滚烫,不过他想不明白,曩昔的甜甜蜜蜜,为什么短短几天她就变脸这么快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?”吴梦婷冷冷一笑,说道:“由于我现在知道钱的紧张性,你可以说我羡慕虚荣,也可以感觉我拜金,但现实便是这样,有情饮水饱的日子,那是傻子才憧憬的。”

钱!

这统统,竟然是由于钱!

赵毅满脸苦笑,再坚持几天,我就可以奉告你我诞生朱门,没想到你却在这时刻跟我撕破脸,吴梦婷啊吴梦婷,你知不知道你错过了一个当大族阔太的时机,我赵家拥有富可敌国的本钱!

“他是谁?”赵毅无力的问道。一份诚挚的情感,竟然败给了金钱,真是好笑。

“是我。”这时刻,部门主管杨丰走了过来。

中年离异须眉,有车有房,和现在的赵毅比拟,前提切实着实好很多。

杨丰走到吴梦婷身边,直接把吴梦婷搂在了怀里,一脸挑衅的看着赵毅:“我把你解雇的,你如果有什么异议,可以直接去找董事长,看他会不会搭理你。”

“吴梦婷,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掉去了什么。”赵毅摇着头说道。

吴梦婷嘴角上扬,冷笑道:“他没有你年轻,然则比你相识体谅人。他没有你帅,可是他能够给我想要的生活。你真以为自己可以靠脸用饭吗?”

当吴梦婷说出这番话之后,赵毅的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。

只见赵毅徐徐挺直了腰板,彷佛莫名间就底气实足了。

老爸竟然要出国,提前给他交卸工作,这不就意味着顿时就可以规复自己的身份了吗?

“好,吃了饭我就回去,你来接我吧。”

挂了电话,赵毅重重的吐出一口倒霉,熬了这么多年,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时机,可以扬眉吐气了。

“今晚不是要聚餐吗?不用聚了,我请全部部门的人用饭。”妈的,身为一个富三代竟然是第一次说这种英气的话,赵毅都快冲动得哭了。

而且这破公司,翌日就把它买下来,看谁还有资格解雇他。

“哟,赵毅,你忽然发家了?”

“这个电话,不会是你家里拆迁了吧,赔了若干钱啊。”

“你不会请我们去吃路边摊吧?”

赵毅扯了扯衣服,说道:“路边摊怎么行,今晚去明园酒店。”

明园酒店!

当赵毅说出这句话之后,几位同事震动得理屈词穷,明园酒店可是五星级酒店啊,这家伙不会真是家里拆迁天降横财了吧?

杨丰冷冷一笑,逝世了的鸭子嘴硬,都失业了,居然还敢装逼,就给你个时机装。

“好啊,反正今晚我也没事,就当吃个拆伙饭吧。”杨丰率先开口说道。

其他同事自然是连连点头,明园酒店呢,这种高档地方他们从来没有去过,能吃好的,而且不用自己费钱,当然要去。至于赵毅有没有能力付钱,会不会被打断腿脚都不是他们会关心的工作。

吴梦婷怒其不争的看着赵毅,心里荣耀自己觉悟得早。这个家伙除了吹法螺,什么都不会。还自称赵公子,真是好笑。明明已经丢了事情,居然还敢请他们去明园酒店用饭,一身的穷酸骨气,让人作呕。

放工之后,一行人结伴朝着明园酒店而去。

赵毅坐上了杨丰的奥迪,上车之后杨丰就提醒道:“小心点,我这可是真皮座椅,如果坐坏了,你赔不起。”

赵毅笑而不语,望着窗外,老爸让直升机来接他了。而且他之以是把用饭的地点选在明园酒店,是由于明园酒店的露台上有停机坪。

让他们知道直升机来接自己,让吴梦婷知道自己原本是个超级朱门后辈,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呢?

到了明园酒店,赵毅直接开了最豪华的包厢,再度让那些同事傻了眼。

当他们得知这个包厢最低破费是18888的时刻,感觉赵毅肯定是疯了。

一顿饭就要快两万块,这不是疯了是什么?

杨丰心中冷笑,让你小子装逼,等会儿付不出钱的时刻,就可以等着看笑话了。而且他可以肯定赵毅家里弗成能发生拆迁这种天上掉落馅饼的好事。赵毅的底,吴梦婷给他说得清清楚楚。

跟着办事员把一道道的菜送进包厢,先容菜品的时刻,那些同事更是懵圈了,鲍参翅肚在这桌上,仅仅算是小菜而已啊!

这样的豪华大年夜餐,别说吃过,他们见都没见过。

这时刻,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在了赵毅身上。

这家伙真的有钱买单吗?不会吃了之后让他们掏钱吧?

赵毅看出了世人的疑虑,淡淡一笑:“宁神吃吧,毫不会让你们掏一分钱。”

“赵毅,你可别开玩笑,我可是一分钱没带的。”

“我也是,我钱包落在公司了。”

“对对对,我的钱包也忘了拿。”

看着几位同事一副害怕费钱的嘴脸,赵毅冷冷一笑,现在都手机支付了,有没有带钱包紧张吗?

“我说了我宴客,你们就别担心了,赶快吃吧,菜凉了可就变味了。”

蓝本他们就已经迫在眉睫的想尝一尝,听到赵毅的话,终于可以宁神的胡吃海喝。

杨丰虽然有点小钱,然则这种豪华的筵席他也没吃过,很不风采的大年夜快朵颐,完全忘了自己在赵毅眼前居高临下的样子。

唯独吴梦婷难以下咽,她想不通赵毅脸上在自得什么,就算他真能够付钱,也是他一辈子的蓄积了吧,用整个的蓄积给自己撑面子,他脑筋里难道是屎吗?

推杯换盏之间,一顿饭很快就到了尾声,世人开始首要了起来,由于顿时就要付钱了,万一赵毅拿不出钱怎么办?

就在这时,一个经理样子容貌的人走了进来。

“赵老师,您签个字就行了。”经理对赵毅说道。

“麻烦你了。”赵毅笑了笑,鬼画符般签了单。

“假如您还有什么必要的话,可以随时叫我。”经理说完这番话就走了。

看得出来,经理对赵毅的立场异常恭敬,而且照样用尊称,但这怎么可能呢?赵毅这穷屌丝,什么时刻有这么大年夜的能耐。

“赵毅,这就算是给过钱了?”王浩诧异的对赵毅问道。

“差不多了,我还有点事,要先走,你们一路吗。”赵毅站起家说道。

其他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,不敢多坐哪怕一秒钟,由于他们怕赵毅没给钱,这家伙如果跑了,酒店把他们逮住怎么办?

就连杨丰也是如斯,一顿饭好几万块,他也是要肉疼的。

“那行吧,一路走。”

世人站在电梯前等电梯,发明没办事员来叫他们的时刻,这才松了口气。

电梯朝上,赵毅却走了进去。

“赵毅,这电梯是走上面的,你不会是花得太心疼了,要去露台吹吹风吧?”杨丰本以为能够让这家伙难看的,没想到他还真装逼成功了,心里自然不解气,要打趣一番。

赵毅无奈的耸了耸肩,说道:“我没车就不去地库了,直升机在露台等我。”

说完这话的时刻,电梯门已经关上了。

杨丰气得痛心疾首,这家伙还真是吹法螺上瘾了,车都没有的人,居然还敢说有直升机接他。刚才赵毅那自得的笑脸,假如不去打他的脸,杨丰会气逝世!

“杨主管,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,他会不会做傻事啊?”王浩说道。

“去,当然要去,有直升机接他,我们当然要开开眼界。”杨丰冷笑着说道,既然这家伙不要命的装逼,当然要去拆穿他。

一行人也懒得等电梯了,直接爬楼梯,由于豪华包厢间隔露台也不过几层而已。

当世人气喘吁吁的爬上露台的时刻,风声怒吼,哒哒哒的声音已经远去,切实着实有直升机刚脱离。

“不是吧,赵毅这家伙真坐直升机走了!”王浩看了看露台四周,没看到赵毅的身影,一脸惊惶的说道。

“怎么可能。”杨丰一声冷斥:“他是什么人,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啊,他能坐直升机,我都可以坐火箭了,肯定还有其他下楼的地方,从其他地方跑了。”

“对对对,这穷逼怎么可能有直升机坐呢。”王浩连连赞同志。

其他人也是不信托,终究赵毅在他们心里的形象便是一个抠门的穷苦人而已。

这时刻,吴梦婷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赵毅打来的。

他没有措辞,然则直升机哒哒哒的声音却异常清晰。

几秒钟之后,电话就挂断了。

“走吧,我们下楼,赵毅那家伙肯定是从其他地方跑了。”杨丰搂着吴梦婷说道。

“哦。”吴梦婷木讷的回应了一声。

脱离酒店之前,吴梦婷照样不甘愿的饰辞去上厕所,然后问了问办事员上露台是不是有两个楼道,然则获得的谜底却是一个,这让吴梦婷彻底傻了眼。

回到省城金川市,直升机停在了赵家别墅前的停机坪。

赵毅看着吴梦婷给他打来的电话,冷冷一笑之后就挂断了。

“我这一次出国,短期内可能不会回来了,你照应好自己。”赵浮生直接对赵毅说道。

“说得你似乎什么时刻照应过我一样,要走赶快的,把钱留下就行了。”赵毅一脸无所谓的说道。

赵浮生知道赵毅对他的怨念很大年夜,然则这种工作也不是他能够抉择的,而是他爷爷抉择的,想昔时赵浮生也是同样如斯。

“这是花椒银行的信用卡,额度没有上限。不过这张卡你留着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不必要拿出来。”

“这卡里面有两亿现金,你可以学学做买卖,至于做什么,你自己斟酌。”

“这张卡是云山会所的至尊卡。”

听到云山会所这四个字,赵毅忽然跳了起来:“爸,你说的这个云山会所,不会是全国各地一线城市都有,而且只款待会员,还有会员级别之分的云山会所吧?”

“是啊,云山会所的会员都是颠末多方面稽核的,一样平常人没资格成为云山会所的会员,而这张至尊卡,除了你之外,只有我和你爷爷才有。”赵浮生解释道。

“我操。”赵毅如获珍宝,早就据说云山会所异常高档,而且针对不合级其余会员有不合的办事,没想到这也是自己家的。

“你别有了钱就穷奢极欲,得想想自己应该做些什么,你自己如果干不出一番奇迹来,往后我的家产是不会让你承袭的。”赵浮生对赵毅提醒道。

“爸,更正一下你的说法,这是我爷爷的。而且我已经有创业计划了。”赵毅一脸卖力的说道。

就现在这个公司,赵毅已经抉摘要把它买下来了,假如对方不卖,那就入股,至少要成为一名股东。

赵浮生嘴角抽搐不绝,赵毅是富三代,而他是个活脱脱的富二代,哪有资格去教导赵毅。

“你一每天杂这么嘴欠呢,赶快滚,别碍我眼。”赵浮生呵斥道。

“拜拜了您勒!”

做上直升机返回江城,赵毅直接就找到了公司的老总,而且在很短的光阴之内谈妥入股的工作。

小小人员摇身一变成为了股东,躺在床上的赵毅迫在眉睫的想要看看杨丰的嘴脸。

杨丰解雇了他,让杨丰看到他又去了公司,不知道这家伙会做何感想呢?

我亲爱的同事们,老子回来了,老子是朱门!

第二天一早,心神不宁的吴梦婷很早就来到了公司里。

昨晚辗转难眠,全是直升机的声音,她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屌丝忽然可以请她们去明园酒店用饭,而且还能够坐直升机脱离。

难道说,他照样个隐形的有钱人吗?

吴梦婷摇了摇头,这弗成能,她跟赵毅熟识好久了,赵毅是啥家庭,她异常清楚,否则的话,也弗成能和赵毅分别。

看着属于赵毅的位置,吴梦婷冷冷一哼,肯定是求着某个有钱人帮他演了一场戏,吴梦婷以致在脑海里已经呈现了赵毅对人下跪祈求的画面。

逝世要面子活受罪的屌丝,真是无药可救。

这时刻,其他的同事都陆续来上班了,王浩下意识的想奚弄赵毅两句本日有没有节省公交车钱,发明位置上空无一人,这才惊觉他已经被解雇了。

“哎,终于不用闻着他那股穷酸味了,空气真是清新了很多啊。”王浩一副落井下石的样子说道。

其他同事对付赵毅虽然没有什么好感,可终究昨晚吃了赵毅一顿大年夜餐,何苦背后说人坏话呢?

“王浩,人都走了,少说几句吧。”

“是啊,昨晚终究请我们吃了一顿,没需要在背后说人坏话吧。”

王浩冷眼一瞪:“我说什么跟你们有关系吗?吃了他一顿饭,难道他就不是穷屌丝了?”

见王浩立场蛮横,其他人也不再多说什么了。

杨丰走到赵毅的办公桌前,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赵毅留下的器械:“谁把这个狗窝料理一下,把器械整个给我扔出去,别碍着我的眼睛。”

昨晚杨丰是等着赵毅难看的,还想在赵毅眼前耀武扬威一番,终究赵毅的女人被他抢走了,得炫耀一下胜者的姿态,可是没想到让赵毅装逼成功,气得一晚上没睡好。

王浩这个狗腿子听到杨丰的话,迫在眉睫的说道:“主管,这种小事我来,包管料理得干清清洁。”

就在王浩料理器械的时刻,赵毅忽然来了。

看到赵毅,杨丰双眼一亮,没想到这蠢货居然还要回来找赤诚,可以报昨晚的仇了。

“这是什么脏器械进来了,你难道忘怀自己被解雇了吗?”杨丰冷笑着说道。

“解雇?什么时刻的工作。”赵毅故作一脸惊疑的说道。

其他同事看到这一幕,纷繁摇头,杨丰摆明不会放过他,他居然还会傻到自己回公司来,杨丰怎么可能会放过赤诚他的时机呢?

而且解雇这种工作,装作不知道就没事了吗?

“赵毅,你别装疯卖傻了,赶快拿上你的器械走吧,我不想再望见你。”吴梦婷站起家,神色酷寒的说道。

“我走不走,可不是你们说了算的。”赵毅淡淡一笑,他蓝本盘算直接以股东的身份空降,然则想了想这多没意思啊,既然是游戏,那就得逐步玩。

杨丰针对他。

王浩设计谗谄他。

吴梦婷由于金钱扬弃他。

这些工作,不得逐步的玩回来吗?

“就你这样的小小人员,我都不用给上头打申报就能解雇你,我说了不算,难道你说了算吗?”杨丰嚣张的笑了起来。

“杨丰,你的口气可真是不小啊。”

这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,气焰嚣张的杨丰立时跟焉了气的皮球一样。

“董事长,您怎么来了,也不提前说一声,我好去欢迎您啊。”杨丰跟条哈巴狗一样摇尾乞怜。

“哼。”陈国富一声冷哼,杨丰差点把尿都吓出来了,接着便听陈国富说道:“赵毅在公司的体现不停都很不错,你因此什么来由解雇他的?”

听到这话,杨丰额头冷汗直流,他当然是由于看不顺眼赵毅,以是才把他解雇的,然则这种滥用权柄的工作怎么能够被陈国富知道呢。

“这个……董事长,你可能太懂得我们部门的事情,赵毅这小子……”

“住口。”陈国富一声爆呵:“往后部门人事调动的工作,整个要颠末我的批准,你如果再敢暗里解雇员工,顿时卷铺盖滚蛋。”

“是是是,董事长,我知道了,今后我绝对不再擅作主张。”杨丰连连点头,十分艰苦才在公司里混到主管的位置,他可不想损掉落这个清闲的饭碗。

“赵毅,你跟我来。”

两人走了之后,杨丰一拳砸在办公桌上,怒弗成遏。

“在董事长眼前打我的小申报,别怪老子给你穿小鞋。不管怎么样,你也是在我部下事情。”杨丰冷笑着说道。

其他人听到这话,纷繁低下头,这便是职场权利,官大年夜一级压逝众人啊。这一次赵毅有董事长出面保住事情,可是往后在事情傍边,杨丰能把他刁可贵不成人形,光是想想这种后果就可骇。

董事长办公室。

赵毅坐在陈国富的椅子上,翘着双腿,而陈国富则是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,这一幕如果被杨丰望见,预计能把他的胆吓破。

“赵公子,我演戏还行吧。”陈国富一脸笑意的问道。

赵毅点了点头:“你这个糟老头目,坏得很呐,不去当影帝真是可惜了。”

陈国富听到这话,兴奋的笑了起来。

昨晚他已经知道赵毅的身份了,金川市赵氏集团赵浮生的儿子,这还不是最紧张的。他爷爷才是真正牛逼的人物,在无数个国家都有财产,是个最终隐形富豪。

天下富豪榜为什么没有赵家人,那是由于他们的资产根本就没法统计!

陈国富没有想到,如斯朱门后辈,居然在他的公司当小人员。

“只要您知足就好,往后有什么必要,您随时叮嘱我就行。”陈国富一脸谄谀的说道。

“上道,会做人。你宁神,你的公司,迟早上市。”

听到这话,陈国富笑得脸上褶子都能夹逝世蚊子了。

“有赵公子的话,公司就算是做进天下五百强也没问题啊。”

“商业互吹就免了,今后有什么问题,我再找你。随时维持团结,我预计杨丰那家伙,少不得给我穿小鞋。到时刻就得看你演出了。”赵毅说道。

“赵公子,我还有个不情之请,盼望你能帮个忙。”陈国富难为情的看着赵毅。

“说吧。”

“我申请了好几回云山会所的会员,然则云山会所对付会员的稽核其实是太严格了。不知道,赵公子能不能帮个忙。”陈国富在江城也算是个有钱人,可是会员申请却被驳回了十多次。

他有几个老同伙都是云山会所的会员,常常在他眼前炫耀。陈国富咽不下这口气,这几年不停都在申请,可一次都没有成功。

“这有什么难的,给你个铂金会员吧。”赵毅无所谓的说道。

“铂……铂金会员!”陈国富张口结舌的看着赵毅,措辞都变得结巴了起来。

云山会所有至尊会员,钻石会员,铂金会员,黄金会员和白银会员五个等级。陈国富那几个同伙便是拿着白银会员在他眼前炫耀,没想到,赵毅竟然直接送给他铂金会员!

“你如果感觉不敷,要不把我的至尊卡拿去玩玩?”说着话,赵毅就开始掏钱包了。

陈国富吓得双腿发软,赶快摆手说道:“不用了不用了,赵公子,铂金会员就够了。感谢赵公子,感谢赵公子。”

这一刻陈国富才知道,他们这些人视若至宝的云山会所会员,在赵家人眼前,就像是小物件一样,随手就可以送人。

当然,云山会所的会员之以是这么有代价,除了可以享受会员里的报酬之外,一旦赶上经济艰苦,可以直接向云山会所申请救助,流程比银行简单快捷。至于人脉带来的好处,更是弗成估量。在贩子圈子,小小的会员卡,便是身份和职位地方的标志。

“赵毅,这叠文件去给我打印了。”

杨丰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赵毅才回到办公室,他就拿了一大年夜叠的废弃文件让赵毅打印,很针对的有意刁难。

“杨主管,我忘了给你说,我本日休假,董事长赞许的,看来你只能找其他人了。”赵毅一脸遗憾的说道。

“对了,我今晚请大年夜家唱歌,帝皇K吧,你们可得定时到啊。”说完之后,赵毅便回身走了。

听到赵毅的话,那些同事又是一脸惊疑,帝皇K吧同样是个破费很高的地方,最通俗的包间都要靠近四位数。

昨晚明园酒店,本日又帝皇K吧,这家伙真的没疯?

杨丰看着赵毅脱离的背影,恨得痛心疾首,是不是董事长赞许的,他也不敢去求证。

“你就躲吧,我不信你还能天天都休假,老子迟早玩逝世你。”杨丰冷眼看向王浩:“看什么看,把这堆文件碎了。就跟赵毅一样,是堆废料,有什么用。”

在赵毅等电梯的时刻,吴梦婷追了出来。

“赵毅,你是不长短要把自己那点可怜的储蓄用完才甘愿。”吴梦婷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追出来,这个穷屌丝要装阔,自己为什么要管闲事呢。

“对啊,钱不便是拿来花的吗?”赵毅无所谓的耸耸肩。

“面子就那么紧张吗?在人前装阔,回到家自己吃泡面,你以为这样的日子很色泽吗?”

“你不提醒我,我还真忘了,我得好好想想今晚回家吃什么口味的泡面。”

这时刻,电梯到了,赵毅笑了笑说道:“公司露台没有停机坪,以是我本日就不往上了。”

看着赵毅走进电梯,吴梦婷大年夜声吼道:“你以为在我眼前装阔就能挽回我了吗?”

在吴梦婷看来,赵毅所做的统统,都是由于她。赵毅爱她已经到了疯魔的程度,以是才会不绝的摆阔装有钱,可是他那点家底,又能装多久呢。

电梯内,赵毅不屑一笑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吴梦婷,我奉告过你,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掉去了什么。挽回你?真是个天大年夜的笑话。”

走出公司,赵毅在路边等车的时刻,一辆玄色商务车在他眼前停了下来。

几个膀大年夜腰圆的纹身男人走到赵毅身边。

这些家伙一看就不是大好人,赵毅立时有点怂了。

该不会是自己的身份被看透,这些家伙要绑架自己吧?

就在赵毅筹备找时机脚底抹油的时刻,此中一人恭敬的说道:“赵公子,豹哥在车上等你。”

豹哥?

赵毅一脸莫名其妙:“我不熟识什么豹哥,你们找错人了吧。”

这时刻,车上又下来一其中年人,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脸,脖子上挂着拇指粗的金项链。

“赵公子,我叫杨豹,往后你有什么问题,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杨豹拿出一张咭片,哈腰垂头的说道。

杨……杨豹!

赵毅终于知道这家伙是谁了,江城杨豹,灰色地带的一把手!刀尖舔血的江湖人啊!

看来老爸临走之前除了留下钱以外,还留下了一些其他的器械。

“豹哥,你好。”赵毅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,哪怕对方身份很惊人,他也很快淡定了下来。

“叫小豹,叫小豹就好。”杨豹连连说道。

“这个,不太相宜吧。”赵毅一脸为难的说道,江城头号人物,谁见了不得喊一声豹哥。叫小豹其实是有点稀罕。

“相宜,异常相宜。赵公子,这里人多眼杂,你有什么工作,就给我打电话,我就不延误你的光阴了。”

“那行吧。”

玄色商务车开走之后,赵毅收好咭片,上了一辆出租车。

得先给自己买个代步对象才行,走哪都没有车的话,其实是不太方便。

出租车在疾驰4S店门口停下来。

见有顾客上门,那些导购立刻站起家,可是看到赵毅下车之后,他们又从新坐了回去。

在这种地方上班,导购练就了一副火眼晶晶,什么人真正拥有购买力,什么人只是来饱饱眼福,他们一眼就能看穿。

在他们眼里,赵毅便是属于后者。

打车来也就罢了,满身高低的地摊货,加起来预计也不到两百块吧。

没人款待,赵毅也不气恼,随意逛了一圈之后,便找了个沙发坐下来。

“这个屌丝,看了车居然还不走。”

“他不会是来蹭WIFI的吧。”

“不用管他,挥霍光阴。”

在几个导购不屑的眼神中,赵毅拿出了手机。

他寻常有看直播的喜欢,也有几个对照爱好的主播。

有意把声音开得很大年夜之后,赵毅开始狂送起了礼物。

“感谢毅哥哥的十个超级火箭。”

“哇,毅哥哥真是太厉害了,感谢一百个超级火箭。”

“我的天,谢谢毅哥哥,一千个超级火箭。”

这时刻,赵毅悠然得意的说道:“几个超级火箭而已,又不值钱,还非得感谢我,看你这么可爱,再给你送一千个。”

那位主播已经快疯了!

“感谢毅哥哥两千个超级火箭。”

就这么一下子光阴,四百万礼物送了出去,一旁的几个导购吓傻眼了。

这家伙,居然随手就送出去四百万礼物,他真是屌丝吗?

有眼疾手快的导购第一光阴跑到赵毅眼前。

“帅哥,你来看车的吧,有什么爱好的车型,我可以给你先容一下。我叫李阳,很痛快为你办事。”李阳语气恭敬的对赵毅说道。

赵毅笑了笑,把手机放在眼前的桌子上,那位主播还在愉快的谢谢傍边。

“有什么低调点的车型可以先容。”

“低调的话,A45AMG绝对是不二的选择,两厢车。而且动力实足,改装空间大年夜,很得当爱好玩车的人。”李阳眼睛不自觉的瞄了一眼赵毅的手机,眼皮直跳。公然是他送的礼物,好家伙,这还没两分钟的光阴呢,就砸了四百万,本日真是瞎了狗眼啊。

“有现车可以看看吗?”

“当然有,请您跟我来。”李阳不自觉的换上了尊称,对付这种有钱又爱好低调的人,可不敢再有半点怠慢。

赵毅没拿手机,直接去了展台。

剩下几个不信邪的导购悄然默默跑到赵毅刚才坐的地方,看了看手机,这下几人懵圈了。

“没看出来啊,他居然照样个有钱人,随手四百万就花出去了。”

“这叫低调,你懂什么。暴发户才是一副二五八万的样子,真正的有钱人,都很低调的。”

“看来今后不能狗眼看人低了,李阳这小子行运了啊。”

几人一副悔欠妥初的样子,连连叹气。

赵毅围着车看了一圈,感到还不错,而且动力方面他也异常知足,关键便是低调,这车开出去,哪里像是五十万阁下的车啊。

“不错,我很知足,什么时刻能够提车。”赵毅问道。

对付一个随手花出去四百万的人,李阳自然不会蠢到问他是全款照样按揭这个问题,说道:“我顿时给你做单子,本日之内包管你能把车开走。”

赵毅拿上手机之后,被请到高朋室苏息。

途经导购的时刻,他又开始狂点手机,于是手机里又传出了主播猖狂而又激动的声音:“感谢毅哥哥又一千个超级火箭。”

几个导购听到这句话快哭了,这可又是两百万啊!

手续解决得很快,没多久光阴就整个办好了,包括了保险方面。

李阳把车开到门口,车钥匙交给赵毅之后,一脸谄谀的说道:“赵哥,今后有什么问题,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行。”赵毅笑了笑,开着车,随发急躁声浪远去。

李阳目送着赵毅直到不见踪影,这才返回店里。

到了晚上,赵毅先到帝皇K吧开好了包厢,当然也是最豪华的。

部门同事一个不少,包括了杨丰和吴梦婷两人。

杨丰虽然不知道赵毅为什么忽然间有钱了,既然不能阻拦他装逼,那就狠狠的花他的钱,看他腰包里的几个臭钱能保持多久。

“讨教你们喝点什么。”办事员见人来齐了之后,走到杨丰身边,由于这群人傍边,只有杨丰看起来像是个有钱人。

杨丰看了看赵毅:“我点酒的话,你不会心疼吧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赵毅笑着说道。

装!

让你装!

杨丰咬了咬牙,说道:“轩尼诗XO,我们这么多人,要两瓶会不会少?”

说完之后,杨丰自得的看着赵毅,七千多一瓶,看你会不会吐血。

王浩这时刻伸长了脖子,当他看到价格的时刻,不禁暗自咋舌,主管可真是恨啊,这就一万多了!

“两瓶怎么够,来十瓶吧,喝不完带走,当做伴手礼。”赵毅说道。

杨丰差点吐血,本以为自己下手两瓶已经够狠了,没想到他装起逼来也是一点不手软啊。

“麻烦你给我们上十瓶。”

“好的,请你们稍等。”办事员临走的时刻特意看了一眼赵毅,本以为杨丰是老板,没想到他才是土富翁啊。

一脱手就十瓶轩尼诗,这都7万多块了,他在这里上班这么久,也没见过这么土豪的人。

吴梦婷忽然站起家:“我去上个厕所。”

豪华包厢里有厕所,但她照样走了出去,由于她只是不想看到那副掏光家底还自得洋洋的嘴脸。

“赵毅,你真发家了?”王浩悄然默默挪到赵毅身边问道。

“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,我是赵公子。”赵毅笑着道。

“呿。”王浩不屑的瘪了瘪嘴:“你如果公子哥,我照样隐世朱门的后辈呢。”

“我是,但你不是。”赵毅冷冷一笑。

接下里便是猖狂嘶吼的环节,都是五音不全的人,鬼哭狼嚎倒也热闹。

一首歌停止之后,吴梦婷才回到包厢里,神色有些气氛。

“梦婷,怎么了?”杨丰是吴梦婷的现任男友,这种地方鱼龙稠浊,万一被人吃了豆腐,他当然要出面。

“没什么,跟一个女的不小心撞了一下,骂了几句。”吴梦妍说道。

“我的女同伙也敢惹,她在哪。”杨丰噌的一下站起家。

吴梦婷赶快拉着杨丰:“算了,我不想惹事,这种破地方,我今后再也不来了。”

帝皇K吧是江城最好的KTV,而吴梦婷把这里形容为破地方,完全是由于出于对赵毅的厌恶,以是恶另外胥。

砰的一声巨响,包厢门忽然被踹开。

气势汹汹的走进来一群人,带头的是个小太妹,气焰嚣张。

“便是她。”小太妹指着吴梦婷,看样子便是她和吴梦婷起了冲突。

之前还想替吴梦婷报仇的杨丰看到这个地势,吓得双腿一软,坐在了沙发上。

“操你妈的,连我妹妹你也敢惹,跪下谢罪致歉,否者的话,本日你别想走着脱离这里。”措辞的汉子名叫刘三联,为人嚣张专横,以是当他听刘欣雨说有人骂她的时刻,当即让刘欣雨带他们找来了。

“嚎什么嚎,把音乐给老子关了。”刘三联回头怒视着王浩。

王浩吓得发话器都掉落在了地上,赶快把音乐关停,包厢里瞬间恬静了下来。

刘三联一脚踩在桌上,嘴角微微上扬:“哥们,他是你的女人?”

杨丰只是个通俗的上班族,常日里在公司嚣张,对下属呼来喝去,可是看到刘三联这种人瞬间就怂了,竟然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。

“妈的,真是个软蛋,老子随便问你一句,你都不敢承认,照样不是汉子?”刘三联笑了起来,他逝世后的几个小弟也捧腹大年夜笑。

杨丰面子上过不去,硬着头皮说道:“他是我女同伙,你们如果想找麻烦的话,冲我来。”

“哟,硬气了?”这时刻,刘三联发明桌上的十瓶轩尼诗,目下一亮,情感这帮家伙照样土豪啊,七千多一瓶,一口气点了十瓶。

“这样吧,这件工作,我也不想太尴尬你。跪下致歉就免了,随便拿个两三万这事就算了,怎么样?”

两三万!

杨丰虽然不缺这几个钱,可就由于吵几句就要两三万,摆明是讹人啊!

赵毅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,杨丰应该不会舍不得吧?如果连两三万都心疼的话,吴梦婷该多失望啊。

“梦婷,要不,你……你照样给他们道个歉吧。”杨丰低着头说道,不敢看吴梦婷。

吴梦婷惊诧的看了一眼杨丰,紧咬着嘴唇,然后点了点头。由于她也心疼钱。

赵毅本不想插手这件工作,可说到底吴梦婷和他也有过一段情感,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吴梦婷下跪给一个小太妹致歉,这太他妈憋屈了。

最最少,这是老子赵公子的前女友啊。

“你们别太过分了。”赵毅站起家,冷眼看着刘三联。

刘三联回头望向赵毅,不过他还没措辞,吴梦婷却先开口了:“赵毅,这件工作跟你不要紧,我不必要你协助,你也没资格可怜我。”

“听到没有,你想英雄救美,也得看看别人乐意不乐意啊,自己是个废料,就别逞能了。”刘三联不屑的嘲笑着赵毅。

赵毅握紧拳头,吴梦婷啊吴梦婷,你到底是有多恨我,难道我赵毅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工作吗?

“废料,快坐下吧,别惹火烧身。”刘三联回头看向杨丰,继承说道:“现在致歉已经迟了,拿钱吧,不然这件工作办理不了。”

这时刻,办事员忽然走进了包厢,在刘三联耳边说了些什么,刘三联表情大年夜变。

“本日算你们命运运限好,别让我再望见你。”

说完之后,刘三联带着人快速的走了。

“哥,就这么算了?说好了帮我出气的啊。”走出包厢之后,刘欣雨就一脸不满的说道。

刘三联咬了咬牙:“这是豹哥的场子,豹哥来了,如果被他知道我在这里肇事,你哥就不用活了。”

听到这话,刘欣雨吐了吐舌头,不再多说什么,显然她也知道豹哥的厉害。

刘三联走了之后,杨丰赶快搂着吴梦婷,一脸眷注的样子。

“梦婷,没事吧。”

吴梦婷摇了摇头,并没有排斥杨丰,反而对刚才想要为她出头的赵毅加倍不屑。由于她心里加倍坚决了赵毅想要挽回她的设法主见,否者的话,怎么会为她出头呢。

赵毅阴郁给杨豹发了一条短信,得知杨豹竟然也在帝皇K吧之后,脱离了包厢。

刘三联在包厢里和几个部下嗨歌,虽然刚才丧掉了一个诓骗的时机,不过想到被杨豹发明的后果,也就不感觉可惜了。

然则他千万没有想到,他眼中的废料,竟然还敢到他的包厢里来。

当赵毅打开门走进来的时刻,刘三联直接怒骂道:“去你妈的,老子放你一马,你还给脸不要了是吧。”

说完这句话之后,刘三联如被雷击,呆立当场,由于这废料小子逝世后,竟然随着杨豹。

更是让刘三联心坎震动的是。

当他们一群人走进包厢之后,只有赵毅一小我坐了下来,就连杨豹都站在他身边。

“小豹,你的场子既然这么不干净,日常平凡怎么不多肃清肃清?”赵毅淡淡的问道。

小豹!

这两个字犹如春雷般在刘三联耳畔炸响,直接把他给炸懵了。

偌大年夜的江城,以杨豹的职位地方,谁敢称呼他小豹,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大年夜人物!

继承涉猎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